校霸学神x校草学渣

小说:被灵异博物馆展品爱上后 作者:水森森 更新时间:2020-06-05 13:21:13 PM
  
陆寒尘抿抿唇:“嗯,我也才发现我自恋。”

莫楼歆挑眉,“那就换回来吧,你洗澡或者方便时还能掏出来看看,自我陶醉一下。”

然而一腔热血因对方眼中深切的悲痛冷凝,陆寒尘怔愣无言:他方才想了谁。

陆皮莫楼歆捏住靠过来的脸,揶揄道:“你其实是深度自恋狂魔吧。”

他一直清楚小猫心里有个存在,曾不太在意,如今却如心里的黑窟窿一般无限放大。

特别不是滋味。



几个小弟巴巴站在门口,壮硕的紫毛手里还拎个人。

“老大!”红毛努力睁大小眼睛。

“您没事吧,我们都想追来,师太不让我们出来。”紫毛狠狠给挣扎的人一巴掌,扔垃圾似的甩到地上:“老大,我们过来时,听这小子在辱骂你和大嫂,那话说的不堪入耳,还说要上报学校,我就给拎过来了,怎么处置他?”

摔在地上,伍秦洛脸都痛的扭曲了,涕泗横流的哀嚎。

莫楼歆愣愣神,这只鼻青脸肿的胖头鱼是方才张牙舞爪的伍秦洛?

满脸恐惧的伍秦洛迸射噬人的仇恨视线,宛若淬了毒般。

哦,是他了。莫楼歆点头,只有嫉恨他的伍秦洛会露出这目光。

心上人多聪慧,陆寒尘便多心疼他:因为一个不着调的玩意,险些毁了一生。

“伍秦洛。”目光冰冷,他眯眼,指尖一下下缓慢敲击桌面。

这是陆寒尘发怒前的征兆。

小弟们面面相觑,大嫂今天好可怕啊,这动作如此熟悉,跟老大爆发前一个习惯!!

伍秦洛“呸”了一声,“伍阜池!你……啊……”

杀猪般的嚎叫响起。

一脚踩在他脱臼的手臂上,陆寒尘皱着眉,居高临下冷睨他:“卸了他的下巴。”

红毛一哆嗦:“是!”

伍秦洛瞳孔骤缩,呜咽着摇头向后躲,他终于怕了。

等人浑身汗湿,只能呜呜叫唤时,陆寒尘看向莫楼歆:“怎么处置他。”

若是他,先掰碎他全身骨头,随后绑上石头扔进大海。

但毕竟是心上人的事情,他不想越俎代庖。

伍秦洛痛哭流涕,剧烈颤抖着用力摇头,呜呜咽咽的在求饶。他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。他不仅知道伍阜池的污点,还清楚陆寒尘的,陆寒尘是个狠人,肯定饶不了他。

莫楼歆勾唇一笑:“自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。”

陆寒尘眸光微闪:“好。”

莫楼歆摆摆手:“红毛,给他衣服扒光,照几张艳照,多留几份备份。”

伍秦洛目眦欲裂,恐惧与愤怒充斥着胸腔,可却只能发出一阵阵不清晰的无力悲鸣。

陆寒尘皱眉,捂住莫楼歆的眼:“别看,脏死了。你们出去照去。”

红毛与紫毛对视,心照不宣的应了。

进了寝室,紫毛咂咂嘴:“大嫂占有欲真强!”

红毛叹气感慨:“大嫂气势太强,就那敲指头的动作,我以为看到了老大!”

其他小弟心有戚戚的点头。

紫毛催促起来:“行了,快点照。别让老大等着急。”

红毛对伍秦洛呲牙咧嘴:“你也厉害,得罪谁不好要得罪老大和大嫂呢。”

伍秦洛蠕动着,想逃离这可怕的噩梦。

**********

考试座位是按照上次考试成绩排,所以陆皮莫楼歆坐在1班首位,而伍皮陆寒尘的考场在16班倒竖。可以说,两人考试是分在整栋楼的对角线上。

踏入教学楼,莫楼歆与陆寒尘对视一眼。

莫楼歆叼着棒棒糖:“考后见。”

陆寒尘眼含笑意,点点他的眼帘:“全力以赴,否则你可赢不了我。”

莫楼歆呲牙笑了:“瞧好吧,等着哭。”

摆摆手,他向一班走去。

陆寒尘定定凝视坚定的背影,指尖微微探出,很想再看看那对清湛如水的眸子。

红毛学习不怎么样,和陆寒尘分在一个考场。

见到大嫂,红毛搓搓手:“大,大嫂,您好,您看如果方便能不能给我个小抄……”

大嫂没了威胁后,彻底蜕变成学霸,和老大分庭抗衡。

伍皮陆寒尘居高临下瞥他:“不能。”

红毛哭唧唧:说好的义气呢。

连续考了三天,红毛已经干瘪的如老咸菜,摊在桌子上唉声叹气。

陆寒尘眸光幽冷:“不想被他舍弃,级开始好好学。”

红毛猛地抬头,惊魂不定的看他。

陆寒尘毫不犹豫离开,走出教学楼,见到倚靠在雕塑旁的人,眸光微微温和。

快步走上前,表情刹那一冷。

“陆寒尘,我想了很久,我还是喜欢你。给我们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站在莫楼歆面前的是被拒绝过的李雯,她捧着几个精致的小盒子:“你不是喜欢我做的饭么?你尝尝。”

对方专注盯着饭盒,李雯既郁闷又暗喜:“我做了盐焗鸡翅,冰糖糯米藕,清蒸鲈鱼……”

随着她的话,‘陆寒尘’那对丹凤眼睁的越来越大,也愈发的明亮。

李雯心下喜悦,默默给自己打气。

毕竟都说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抓住一个人的胃。显然,她的第一步似乎快成功了。

莫楼歆的确很垂涎,可有条件的美食是□□。

伍皮陆寒尘气息冷凝的一字一顿道:“他不会吃你的东西。”

李雯脸色骤变,气愤难当:“怎么又是你!我说了我不喜欢你!你喜欢的是陆寒尘?”

伍皮陆寒尘眯眼:“我不喜欢你。”

莫楼歆瞥他一眼,揶揄的勾起嘴角:这妹子若知道真相估计会哭。

见猫咪一脸愉快,伍皮陆寒尘胸腔的郁气挥之不去。

若他不来,这只猫是不是就被好吃的拐跑了,还是说,这个女人就是他心底那个人?

关心则乱,忽略‘伍阜池’同性恋属性,陆寒尘几乎酸的不行。

李雯几乎要抓狂:“既然你不喜欢我,就不要缠着我和陆寒尘可以吗?”

陆寒尘浑身萦绕着冰冷的气息,视线掺了冰碴子:“他不喜欢你,他喜欢的是我。”

随后,他在李雯的注视下,亲了陆皮莫楼歆。

眼前一晃,视野变了,莫楼歆无语的瞪一眼恢复身体的陆寒尘。

陆寒尘眼神一闪,伸出手臂揽住伍皮莫楼歆:“对,我喜欢的是他,把你那些吃的拿走。考试都不好好考,作为学生的本分呢?”

李雯脸一阵青一阵白:“你,你们……”

哇的一声,她又哭着跑开了,依旧是摔了满地的食物。

莫楼歆盯着滚落的鸡翅,一脸可惜。

嘴角微抽,陆寒尘抓住他的手:“别看了。我请你吃大餐。”

轻笑一声,莫楼歆笑声越来越大:“陆寒尘,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陆寒尘,哈哈哈!”

陆寒尘耳尖微红,眸光却已然柔和似水。

莫楼歆调侃:“堂堂校霸一人分饰两角,无缝衔接演的真不错。”

在外人看来,是伍阜池和陆寒尘亲吻后互相告白,现实却是陆寒尘的独角戏。

轻咳一声,陆寒尘漂移视线:“想吃什么。”

耸耸肩,莫楼歆:“都可以。”

陆寒尘想了想:“那就去阿菲酒店。那里的食物很不错。”

莫楼歆猛地一僵,猫瞳瞪圆:“阿菲酒店?”

微微颔首,陆寒尘不明所以:“怎么了?不喜欢阿菲酒店么?”

指尖微微一颤,压住心底翻涌的情绪,莫楼歆摇了摇头:“哦,没事我就是比较惊讶。”

这个世界竟也有个阿菲酒店,这么巧的么?

脑海中闪过他与邵睿衍在阿菲酒店愉快进餐的画面,莫楼歆心绪不平。

一直关注他的陆寒尘嘴唇抿直,瞳仁晦涩不明。

阿菲酒店?小猫情绪明显不对,莫不是莫楼歆心中那个人与阿菲酒店有关系?

陆寒尘后悔提起,更想了解关于那什么人。

深吸一口气,他抱住他轻轻拍后背:“你怎么了?脸色很差。”

莫楼歆笑了笑:“就是想起个熟人。”

熟人……

陆寒尘眼底冰冷,语气尽量维持温柔:“能说说么,是你什么人?很重要?”

说出来名字,他就可以去了。

莫楼歆笑着摆手:“很重要,是我的初恋。”朝夕相对了一辈子的爱人。

“!!!!”陆寒尘听到脑海里有什么碎了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周六v了,希望小天使继续支持某森o~~更新时间不定,看什么时候开v,什么时候v。

莫楼歆:什么碎了?

红毛:蛋蛋吧。

紫毛:你家蛋长脑袋里了?

蓝毛:可能是节操。

紫毛:你的节操也顶脑袋上?

陆寒尘一脚一个踹飞。

莫楼歆:我觉得是理性。

陆寒尘呼出口浊气,“不必,我看着就行。”

莫楼歆惊讶:“你不换回来?”

陆寒尘嘴角牵起个意味深长的弧度:“我等着你的录取通知书。”

额头青筋一跳,陆寒尘忍了许久才将外涌的喉头血咽下。

莫楼歆嘲笑鸡儿没见识,心中道:“最高境界听说是自己给自己嘴儿那个。”

鸡儿目瞪口呆:“你试过?”

莫楼歆:“…………”

没好气给它翻个白眼:“没有。”

鸡儿打了个寒颤:“那就很变态了。”

一个不爱自己的人,他无法将感情宣言之于口,否则连朋友也做不得了。

比起自己的,他更想肆无忌惮看小猫的,一想起小粉红,便全身燥热,气血翻涌。

叩叩。

想起邵睿衍,莫楼歆眼中笑意淡了,一抹不易察觉的怀念与感伤闪过。

险些喷血,陆寒尘表情微妙一顿。

这么喜欢自己的脸,亲的下去不说,还想一再的尝试。

当然也不排除陆寒尘是对他有兴趣。

他定定望着那眼眸,却是忘记这张脸是自己的,他分明只是稀罕‘陆寒尘’体内的灵魂。

被误解的陆寒尘想解释,甚至想开场布公告诉他自己的心思。

阅读被灵异博物馆展品爱上后最新章节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