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 一只野生o的网配之旅

小说:最强萌宠万人迷[快穿] 作者:水森森 更新时间:2020-06-04 22:23:36 PM
  
当沈良东与闫西俊见到满面春风的君冷夜来送请帖时, 是懵逼的。︾| 闫西俊呆愣:“啥?” 轻飘飘的瞥一眼,君冷夜不以为忤, 可以说和蔼可亲了。

沈良东默默收回惊愕的神色,“恭喜你。” 他是觉得君冷夜能终抱美人归, 却未曾想他手段如此高超, 这根本没两天,这个禁欲又冷酷的男人竟然就已经确定了婚期。

君冷夜颔首。 君冷夜眯眼:“欢迎你们来。”

不论如何,这两个算是间接的帮了他。最重要的是,君冷夜意味深长的瞥了眼勾肩搭背的两人,默默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神色。 恢复了记忆中的南帝战斗力直线上升,却也更为内敛。 他和宝宝是来度蜜月,说是失去记忆为情趣, 到底与这两个有关系。

若非这两个不嫌事儿大的怂恿, 他家宝宝也不会意动。 不如让他帮他们一把。 闫西俊这才后知后觉, 一惊一乍:“什么!你你, 你要结婚了?!你难道已经和哪家的omega那个了?”

他不是对小孩儿很好吗? 闫西俊瞠目结舌:“难道你这次回来其实是为了结婚?保密措施做得这么好?” 沈良东极为嫌弃。就这智商还是个上市公司的总经理,难为大伯了。

闫西俊也不急着惊讶了,恶狠狠的瞪沈良东: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!”

沈良东咧嘴:“呵呵。” 随后, 用高冷的后脑勺对着闫西俊, “放心,君总的婚礼, 我们一定准时到。”

闫西俊怒瞪:“你凭什么代替我回答!我同意了么。” 沈良东似笑非笑:“你不去?”

闫西俊很想怒摔桌子,冷酷的说不,但眼神瞥到面冷心更冷的君冷夜, 秒怂。

眼见君冷夜没离开的意思,沈良东猜测:“君总是否有什么需要沈某,但凡有我能做的,务必不要客气。” 君冷夜满意了。

君冷夜:“的确是有点小麻烦。” 沈良东刚只是托词,也就是随便说说,但他没想到高冷吐巅峰的冰坨子竟然真开口了。

君冷夜:“我在国内没熟悉的朋友,与你们算是比较熟悉的了。”

闫西俊眨了眨眼:“所以?”

这个打小就给他俩压制的快进土里的竟然有一天求着他们的时候,这实在太稀奇了。

一定要好好把握!没准老爹会夸奖他。

沈良东小心试探:“不知君总希望我们做什么呢?”

君冷夜:“我和宝宝的结婚仪式,我希望你们来做伴郎。”

让东西两位仙尊当陪衬……系统默默吐槽:boss心思可真深沉,等两位恢复记忆,不知脸色会变成什么样。估计会很好看。boss真小心眼,这是赤|裸裸的报复。

闫西俊一愣,便潇洒一笑:“这是当然没问题。君总放心吧,我一定是最帅的伴郎。”

内心不知为何有那么点不安,沈良东却又觉得这请求很平常,没什么问题。

毕竟君冷夜如此看重那个小孩儿,不可能将自己的婚礼搞砸才是。

沈良东沉思片刻,颔首应下了。

然而,两个人到了真正的婚礼现场,却发现自己之前实在是太甜了。

君冷夜去过无数个世界,对多种多样的婚礼了然于心,这次婚礼不光他与他家宝宝风光无限,他顺带让两位伴郎感受到了游戏的魅力。

起码,围观群众看到两个alpha因为司仪提议,观众起哄不得不亲一起时,沈良东与闫西俊是懵逼的。闫西俊一面恶心一面又忍不住觉得沈良东的嘴唇又软又甜。看到对方凶恶更嫌恶的神色,他置气一般,狠狠咬了一口。

闫西俊心里暗搓搓的想:老子都没嫌弃你,就亲就亲,看你恶心还没办法!

于是,内心几乎要崩溃的沈良东快要气炸。

脸黑的不行。

但这是君冷夜的婚礼现场,他如果暴起,肯定是要得罪这个可怕的男人。

然而闫西俊还不消停,不光亲,还敢咬他。

特么的,嘴唇肯定咬破了。

沈良东立刻露出了凶恶的笑,在对方再咬过来时,反客为主,不但张开口含住对方的唇,更是用舌头舔了对方的的上牙床。

闫西俊一个激灵,吓得懵逼了。

卧槽,我屮艸芔茻!

老东这个混蛋,竟然真的敢吻他!他的青白啊啊啊啊!

他居然被一个alpha给强吻了!

闫西俊深受打击,立刻升起不服输的凶狠劲儿来,好!反正爷都已经没青白了,场子必须要找回来。于是置气的两个竹马就愈演愈烈,亲的热切起来。

观众们愣了愣,然后拍手嗷嗷叫好。

这两个人也是够拼了,为君冷夜的婚礼增添了许多乐趣。便是事后很久都让人津津乐道。猛然间,两人骤然分开,彼此都已经喘息不已,闫西俊瞪大了眼,沈良东则垂下了眼睑,不知沉思什么。

闫西俊在最后自认为小胜,挑衅的扫了眼依旧垂眸的沈良东,然后喜滋滋的哼哼:老东真是输不起!就是差了他一点,过去这混蛋还总胜过他,他被老爹揍都没记仇呢。

小气吧啦的。

不过,不得不说,沈良东的嘴还挺软的,刚刚他吃了甜枣糕吧,还甜滋滋的。

舔了下嘴巴,闫西俊乐呵呵的,如斗圣了的公鸡。

君冷夜作为主角,深深扫了眼神思不属的沈良东,掠过面色得意的闫西俊,露出一丝怜悯。

系统默默给自己曾经的上司点了一万支蜡烛。

它也没想到它过去的上司这么蠢,而且还很愿意作死,看来它的数据是错的。

智商排名不该是南帝,东帝,西方尊者,北方统领者。

刷新后,是这样的:

南帝,东帝,北方统领者和西方尊者。

已经恢复记忆的莫小喵有些呆,盯着亲嘴的两个人瞧了半天,默默的望向君冷夜。

君冷夜微微点头。

莫小喵惊讶的捂着嘴,他实在没想到东西两个竟然是这种关系。不过也说得过去,毕竟过去他们没在,不得已,这两位朝夕相处那么多年,定然日久生情啊。

君冷夜眼底幽暗一闪,一切尽在掌控中。

当年,这两人哪怕是为了世界而封印他,令他无数次找寻他的猫咪。这笔账……

夜晚,是洞房花烛夜。

不知是第多少个新婚之夜,莫小喵与君冷夜并未直接抱在一起互相啃,而是紧紧相拥着。

君冷夜伸出手抚摸爱人平坦的肚皮:“宝宝,我们一直这样抱着一辈子吧。”

莫小喵无语的抽搐嘴角。

这个男人,他语气十分认真,竟然是真的有这个异动。

莫小喵:“会饿死。”

君冷夜:“那我们抱着一起殉情?”

莫小喵:“…………”

这家伙语气中竟然有种跃跃欲试。

眼见自家boss有点要发病,莫小喵忙道:“不想和我过了?”

君冷夜被戳中死穴:“宝宝,你知道,我就是有点吃醋。”

没错,白天他们结婚的时候,自家宝宝之前的爱慕者悲情抹泪的样子,太碍眼了。

莫小喵缓缓道:“那你想没想过,如果我们不正常生活,回到仙界,你将面对的情况?”

提起这个,君冷夜脸更黑了。

比起这些没资格靠近他家宝宝的人,仙界那什么四大将十六个王八最是碍眼!

尤其是那个白毛的,是他认识宝宝之前,照顾宝宝最妥帖的存在!

想想,君冷夜双眸漆黑:“宝宝,我们不如一直轮回吧。”

莫小喵:“…………”

自家boss在作,莫小喵忙转移话题:“对了,东西两位仙尊,他们什么时候定情……”

君冷夜瞳仁一闪,无奈自家宝宝没同意,但也顺着他的话。

君冷夜:“今晚上。”

莫小喵眨了眨眼:“……嗯?”

君冷夜转过身,双手拄在少年头颅两侧,垂低了头:“宝宝,我不想你总是想别人。”

莫小喵一个激灵,暗道糟糕。

下一秒,果然……

君冷夜低下头亲吻他的唇:“所以,不如我们来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。”

君冷夜啄吻他的面颊,颈项……

君冷夜:“这样,你就只想着我就好了。”

莫小喵呜咽一声,想反驳却被吻住了嘴唇,只能被迫承受来自boss热切的深吻。

至于东西两尊者那边……

系统默默点了一排蜡烛,暗暗打了个寒颤:boss真的好狠啊。

他给两位尊者的食物都是加了不少助燃的。

于是,系统打开数据,见到两位尊者居高不下的数据,又默默的关了这个辣眼睛的数据。

它肯定了一件事情,以后绝对不要得罪boss!

太可怕了。

*********

瘫在床上,闫西俊双颊酡红,“尼玛,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热。”

沈良东神色同样不佳,甚至有几分恍惚,他脸色同样有一抹红晕,扯了下领带,“嗯。”

君冷夜是在巨大山水庄园办的婚礼,大部分客人都在此留宿一夜,少部分因为还有事儿选择离开,这庄园是星际很著名的度假圣地,很多时候人满为患,甚至订不上位置,但这山庄却被财大气粗的君冷夜包场。

沈良东与闫西俊作为伴郎,自然忙活到很晚,他们也没准备离开。

君冷夜之前问过他们派给一个套房,两人表示没问题。虽然互相嫌弃的损友,但他们可是二十多年一起长大穿一套裤子的朋友。

于是,当两人看到这套房的时候,也是愣了的。

套房很大,设施很齐全,甚至还有个小型的游泳池,但是特么的只有一张床啊!

两个alpha大男人,睡一张一米八的床是不是有点挤了?

然而,是他们同意下来的,自然只能凑合一下。毕竟其他房间都已经满了。

体内那股邪火一直在加重,沈良东深吸一口气,眼底有几分风雨欲来。

这分明是不对劲。

闫西俊可没他那么好的忍耐力,早已经扯掉了领带,解开了扣子,露出精悍的腹肌,他拍了拍胸口:“这他妈是怎么了?我感觉身体有点奇怪啊!”

说着,他便狠狠扔掉了衬衫,光着膀子摊开在床上,成一个大字。

闫西俊:“不过,今天君总和小孩儿结婚的大喜日子。我看着两个也不像刚刚在一起,哎呀,简直是闪瞎人眼的恩爱劲儿!看到人羡慕!要是我也有了个小爱人,我也这么闹!”

猛然想起什么,沈良东瞳仁一缩。

闫西俊呼出一口热气:“我他妈要烧死了!要不是我确定自己是alpha,我都以为自己发情了!”说着,他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的帐篷,有点欲哭无泪。

闫西俊:“哥们!我这咋回事儿啊!”

他刚说完,就听到老东那边传来了几声急促的声音,鼻尖就是对方身上的alpha气息了。

还他妈挺好闻,不,是十分诱人了。

闫西俊如此想过,猛然一僵,卧槽,他刚刚想了什么鬼?!

他竟然觉得一个alpha的信息素好闻?!这绝逼是嗅觉要炸啊!不不不,可能是天气太热,昏头了。或者白天那个吻给闹得。他猛然坐起就要和老东说话,然后僵住了。沈良东这会儿衣冠不整,裤带落下,那个嗯嗯的东西被握在手里。

然后……

他微微眯着眼,面颊烧红,看上去就很诱人很可口。

闫西俊骤然吞咽口水,身体猛然窜上一股熊熊燃烧的火焰。当着他的面,这他妈是干嘛呢。老东竟然这么有魅力?!简直简直……闫西俊低下头,看着自己更鼓胀的玩意,愤愤不平。凭什么老东就若无其事的撸给他看,他也要对着老东来一发!看谁能胜过谁。

然后,闫西俊就瞪着沈良东仿佛是不服输一般,一个动作。

沈良东余光一扫,扫到对方的唇瓣和下面后,瞳仁立刻溢出一丝幽暗来。

白天,他险些就破功了。

若非如此,他根本不在乎这个蠢货的所有挑衅。

但如今看来,也许他错估了自己的感情,若非身体提前暗示,他也许还不明白。

不过,也好。

沈良东见对方没心没肺,仿佛置气一般的德行,心底嗤笑一声。

行,过去就当陪着玩了,接下来可就是要动真格的了。既然他已经了然了这个感情,并且对方还挑衅他,似乎他不给他看看真宝贝,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

看人释放一脸爽快,沈良东趁机嫌弃:“那么小,那么快。”

闫西俊面色瞬间黑了:“你说什么!你说谁小,说谁快?信不信我能永垂不朽。”

沈良东被他蠢的险些绷不住。

沈良东冷哼一声:“既然你能,那敢不敢和我比比?”

闫西俊最受不了沈良东这幅嫌恶的激将,看到就忍不住炸毛:“你说!我肯定赢了你!”

沈良东咧嘴,露出了一口森森的牙:“是么,既然你这么能耐,让我一下?”

闫西俊一愣:“你这是求饶?”

沈良东:“永垂不朽?嗤。”

闫西俊立刻弹起来,也顾不上穿裤子,当啷着鸟:“来就来!怕你啊!到时候别哭鼻子!”

依旧有点嫌弃,沈良东也有点郁闷,他怎么就看上这么个二货,然而心不受控制,他能怎么办,他也很绝望。看到闫西俊跃跃欲试,他露出了一抹幽邃的笑。

总之,二货就是二货。

然后没多久……房间内就传出了闫西俊一声怒吼声:“尼玛!老东你这个混蛋给我拿出去!都他妈是alpha,凭什么是你上……啊……”

翌日清晨,闫西俊是黑着脸起来的。

沈良东倒是神清气爽:“怎么?愿赌服输而已。”

闫西俊恶狠狠的,牙根都痒痒:“你这个该死的混蛋,你驴我!”

沈良东拍了他脑袋一下:“这么蠢,以后我罩着你。”

闫西俊气不打一处来,他被人跟上了,然后还要被他骂,这个时候还被这个罪不可赦的人怜悯!真是岂有此理,他不服!闫西俊到底脑回路不同,一晚上,最多就是不甘心,还有想要找回场子。

至于丢掉的节操和被人给压了,他反倒是没那么难接受。

沈良东一直暗中注意二货的神色,见此,眼底深处溢出一丝志在必得。

似乎,他也不是孤掌难鸣。

闫西俊猛然站起来,嘶嘶抽气瘫回去:“你给我等着臭老头!下次我一定让你挺尸一辈子!”

沈良东眸色一深:“这么说,你不服?”

闫西俊蹭的瞪过去,双眼熊熊烈火:“不服!!这次我让你的不算!”

沈良东慢条斯理摸他脸一次:“是嘛,那下次我让你也行。”

反正结局都一样。

等闫西俊黑着脸强撑着和沈良东出去,正巧遇见神清气爽的新婚夫夫。

沈良东与君冷夜对视一眼,君冷夜意味深长的扫过。

闫西俊立刻炸毛:“干,干什么!”

实在是他这幅样子太心虚,沈良东都不禁叹了一声,实在太蠢。

不过,这事儿还真和这个男人有关。

沈良东与君冷夜对视,两人眼前闪过一阵噼里啪啦的电流,然后沈良东率先因闫西俊闹腾转头:“好了,不疼吗。”

闫西俊仿佛被戳中了痛脚:“谁疼!你说谁疼!疼也是你!”

沈良东见他鸭子嘴硬,实际面已经因疼而有些扭曲了。

莫名有些找抽,或者说有那么点不忍。

总归是自己心上人,沈良东忙道:“是,是我疼,我腰疼,你别动了扶我一把。”

闫西俊一愣,见他这幅样子,立刻露出了爽快的色彩。

然后斗胜的公鸡一样,扶人实际被抚着离开。

莫小喵眨了眨眼,眼神怜悯。

君冷夜低下头:“那我们也走?”

莫小喵昂头很凶:“我也腰疼,你背着我!”

君冷夜好笑:“好。”

莫小喵与君冷夜已经住在一起,是君冷夜的别墅。录音棚的播音设备很是齐全。

莫小喵便忍不住上去看了下,毕竟他记得自己还有款没打过来。

莫小喵看着多出来的钱,很是兴奋:“boss,我赚钱了!”

君冷夜好笑:“嗯,宝宝真棒!”

莫小喵昂头玩笑道:“那当然。我可以包养你了。”

君冷夜:“好。金主宝宝。”

莫小喵指着腿:“给我捏腿。”

君冷夜一丝好笑闪过:“是,金主宝宝。”

笑着开了软件,莫小喵再次接到了鱼翔浅底的加友消息,皱起了眉头。

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。

君冷夜余光一瞥,瞳仁一沉,跳梁小丑惦记他家宝宝。

那边这次的理由很正当,邀请很多大神参加歌会,招财猫最近很火,所以邀请了。他并没提寻猫大神一丝一毫,但莫小喵知道他想通过他认识boss。

莫小喵瘪嘴:“加!这次我要和你秀恩爱,然后那亲亲小鱼儿的鬼一边去吧。”

之前他只是忽视,但是有了记忆,他就要高调一波。

顺便给他家boss正名,毕竟他可对天发誓,他对什么小鱼儿从来不感兴趣,吃的除外。

于是,莫小喵言简意赅与鱼翔浅底说,他和寻猫都参加。

鱼翔浅底还想问点什么,被他直接无视了。鱼翔浅底几乎要气疯了,上次也是这样!

不过马上就要到了歌会,难道还远吗。

歌会当天,被邀请来的除了莫小喵两人还有闫西俊两人,其他有名的唱见。

莫小喵坐在君冷夜怀中,听着主持人对侃,然后点到了鱼翔浅底。

鱼翔浅底:“我今天很开心,终于能够与荀寻猫偶像同框,我想献上一首歌。”

莫小喵听他那缠绵绵的歌曲,就不开心了。

粉丝们简直疯狂,喊着在一起。

莫小喵转头瞪了眼君冷夜。

君冷夜:“…………”

鱼翔浅底唱完,便请求能否与寻猫大神一起合唱,或者配《蓝色妖姬》那一段经典。

主持人乐见其次,立刻给君冷夜麦。

君冷夜目光幽冷,“我拒绝。”

歌会瞬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,君冷夜道:“这个戏,你不配与我配戏。”

好犀利。

不过他喜欢。莫小喵默默给了君冷夜一个识相的眼神。

君冷夜:“我与招财猫配。”

主持人:“天啊!那赶快让招财猫……咦,他并未在线诶。”

君冷夜:“不用找。”他低下头当着广大群众:“宝宝,和我配《蓝色妖姬》这一段吗?”

莫小喵:“好。”

粉丝们惊呆了,这什么情况,两位竟然在一个麦出声,也就是说……

君冷夜:“这次我是来说一件事情,请大家不要将我的爱人与不相干的人论在一起,谢谢。”

好了,这次真相大白。

天啊啊啊啊!惊天大秘密啊!

这一次,君冷夜满足了粉丝们上次未能配的戏,他也满足了。起码鱼翔浅底肯定疯。不过,与上次的dpc活动不同,闫西俊这次很活跃,尤其是抢了紫气东来伙伴的戏,和他配了个情戏,并与之一起唱了歌。

这一世,最后两个alpha到底在一起,期间,君冷夜出了多少力不足为道。

四个人相差不了多少立刻这个世界,站在仙界,东西两位尊者盯着恩爱的君冷夜两人,良久的无语……

莫小喵看着那两个似乎是打起来的人,转向君冷夜:“他们为什么打架?”

君冷夜:“宝宝,你看我就好。”为什么,大概是为了上下位置吧。

莫小喵一愣,见到君冷夜眼底的深情,弯着眉眼:“那我今天要吃全鱼宴。”

君冷夜:“好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今天,球球在妈妈床上尿了,某森和蛋蛋被连坐,挨骂了。

新文自推:

自从我继承了博物馆[快穿]

动物世界的虫元帅总想当王夫

还有马上要开的新文:

阴阳眼滚滚与星际上将的甜甜日常。

滚滚作为国宝被偷盗者剥皮抽筋。一朝醒来,拥有健康身体不说,嫩叶还充足。可周围的怪物眼神好炽热,最重要的是那些飘来飘去,青脸獠牙,缺个短腿的是什么?!

(⊙o⊙)哦,那个两条腿的怪物又来了,咦,这个碗是给他的吗?嫩叶子真好吃,要藏到窝里最深处。

星际大龄上将怀中多了只熊猫毛团,走哪带哪。曾经背枪的地方,变成了装满叶子的筐。

某一天,滚滚变成了个拇指大小真宝宝。

肉嘟嘟的滚滚:嘟,大怪物我饿了。咦?我的毛呢!

上将大人萌出一脸血:“!!!”我的宝宝!

******小剧场~******

滚滚抱着小竹笋瑟瑟发抖:好可怕,没头没尾的怪物在飘!

上将从天而降:宝宝别怕。

滚滚抱着小苹果瑟瑟发抖:好可怕,冒绿火的骷髅在对我笑!

上将从天而降:宝宝别怕。

滚滚紧抱上将大腿眨着湿漉漉的眼:啊,那个尸体会动!他说我可爱想摸摸我。

上将凶狠:这绝对不行! 166阅读网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